从汉拿山里爆出来的苏梅岛,大韩民国奇怪之旅

图片 31

   
韩国的女人不丑,脸白、腿长、腰软。虽不是个个都像金喜善,但至少还都“对得起观众”。在来韩国的飞机上,就有一位漂亮的空姐吸引了众多男士的眼球。为多看上几眼,频频按机上的服务按钮,好让大伙好好瞧瞧这位美女。

     
济州岛是一座典型的火山岛,形成于汉拿山喷发时期。位于济州岛中央的汉拿山海拔1950米,是韩国境内最高的山峰。

图片 1
直到离开济州岛的那天清晨,我到Oriental
Hotel楼顶拍清晨的城市,北京时间7:23,突然看见有3个海女出海,赶紧从下楼飞奔去海边,可一直等到7:50都没能再见她们的踪影,只好遗憾的回酒店收拾行李准备8:20出发济州机场…

  一些男士索性拿出相机,赶紧留住美好。这位空姐面对频频闪烁的闪光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竟躲了起来,服务也少了。

     
这座位于朝鲜半岛西南海域,北距韩国南部海岸90多公里,东与日本九州岛隔海相望的岛屿,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历次被战争洗礼,甚至在古代曾被作为流放犯人之地使用,有着沉重的历史和隐痛的过去,但眼下说这些显得有点不合时宜。现在的济州岛,早已一扫战争和屈辱的阴霾,以“韩国夏威夷”、“蜜月岛”、“浪漫岛”、“休养之岛”等新姿态站立在现代人的视野之中。


韩国海女是指是指不需要任何特别装备,即可潜入海中捕获海螺或摘取海带等海草类植物的女性。

  韩国的女人爱打扮,你要是瞧见一美女,千万别当真,没准鼻子是垫起来的呢。怪不得韩国街头到处是化妆品店和美容厅,这颇有些像温州的纱帽河。

图片 2

图片 3
2014年9月28日11:30,跟着“来来会”的接机大巴来到此行下榻的五花酒店Oriental
Hotel时是韩国时间12:00,离登记入住的时间14:00还早,于是就在旁边的emark超市逛了一下,顺便填饱了肚子,然后就来到旁边的海堤,没想到,第一眼看见的既然是那”海女“雕像:一个刚从大海中捕捞回来的海女正蹲在海堤上,网兜里盛装着满满的收获。

  据随行的导游小姐说,韩国的靓妹大多想嫁给医生,因为医生在韩国挺吃香的。据说具备三把“钥匙”(即车钥匙、房钥匙、保险柜钥匙)的女人才能有此想法。而且这些女人还要非常贤惠,差不多得到“三从四德”的程度。有国内记者调侃道,有机会一定学成名医再来韩国。

图片 4


韩国酒店是以花朵来作为级别评定标准,花朵为无穷花,是韩国国花的象征,五花相当于国际四星级以上的档次。图片 5
心里不免有点惊喜,济州岛行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遇见海女,了解这个一直充满着传奇色彩的群体。图片 6
在硅胶铺设的海堤绿跑道上看见了Jeju标志。图片 7
突然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水靠的大妈顶着满满一盆海胆壳往海堤走去。图片 8
只见她直接将满满的海胆壳从海堤上倾倒进海里。从装扮上看,她肯定就是我一直寻觅中的海女。可惜当时语言不通,我没能跟她进行交流。图片 9
海堤每隔三四十米就设有下海的台阶,海水非常清澈,看着旁边放着的一个救生设备,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台阶是为了救人而设。后来才知道,海女也会从这里下海捕捞。图片 10
海堤边有间小屋,招牌上有海女的形象,墙上悬挂着几个海女专用的网兜和浮球,由于不懂韩文,当时的反应是或许这间小屋与海女有关,这些东西是小屋的装饰。当时走近小屋,看见几个穿着水靠的大妈在里面加工海星等海产品,想进去拍几张照片,可由于语言不通,同时又差不多到集合登记入住的时间,只好离开…这一离开也成了我最后悔的事,直到离开济州岛,我没能再碰见她们。

  韩国还有一种“另类美女”,那就是济州岛的海女–潜入海中捕捞海洋生物为生的妇女。海女是济州岛生活的象征,她们每天潜入海中的时间长达四小时之多,能潜入海中数十米深处捕捞海贝而不用现代装备。

     
 2011年11月,济州岛入选世界新七大自然景观而名噪一时。大部分中国人对于“济州岛”的些许认知,可能都是来自在中国电视上曾热播的各种韩剧:因为《大长今》,我们记住了济州民俗村,独立岩和挟才海水浴场;因为《洛城生死恋》,我们看到了涉地可支的美丽风光;因为《我叫金三顺》,我们得知爬城山日出峰还是需要点体力的;因为《建筑学概论》,我们对那个位于济州岛南端海边的咖啡馆心生向往﹉

后来从导游那里听说,这是一间由海女开设的餐厅,这里兜售她们自己捕捞上来的海产品。

  韩国人没有喝开水的习惯,旅馆的房间里不提供开水,不过服务员说,韩国自来水很卫生,可以作为饮用水。于是,要冲咖啡的时候,大家就往卫生间跑,因为卫生间里的浴池水龙头可以流出很烫的开水。

图片 11

图片 12
办完酒店入住手续,就再也没能找到那几个海女。

图片 13

逛到酒店附近的广场,一群“大妈”在广场上跳着欢快的“广场舞”,看衣着打扮,似乎包含有”海女“的元素。为何”海女“那么深入人心?

     

图片 14
这位大叔的表演真的挺喜感的。图片 15
网兜、浮球,典型的海女装备。”海女“的魅力何在,她们为啥能让普通老百姓都能够着迷。

图片 16

图片 17
城邑民俗村位于汉拿山麓,是完全保存了韩国传统的一处民俗村,这里是海女们当初的居住村落。这里有许多文化遗产,很好地保留了古代村庄的原貌,因而被指定为民俗村并受到保护。而它的出名或许更多的是因为它曾经是韩剧”大长今“的拍摄基地。

     
到了济州岛的人都会知道,济州岛被称为“三无岛”:无小偷、无乞丐、无大门。济州岛也被称为“三多岛”:风多、石头多、女人多。风多与石头多都是济州岛的地理位置与自然环境使然,很容易理解,而女人多则有更为深刻的原因。

图片 18

     
 古时候,济州岛的男人皆以出海捕鱼为生,而女人则留在岛上背水、下地、饲养畜生和料理日常生活。由于海上环境恶劣,经常会遭遇狂风暴雨和惊涛骇浪,很多出去捕鱼的济州男人一去不复返。加上济州岛曾经战乱频繁,男人伤亡无数,所以岛上的男人越来越少,而相比之下,女人则显得越来越多。

民俗村里完美的再现当初海女们的居所及日常生活起居。

     
 在自然环境贫瘠又缺乏男性劳动力的条件下,济州岛的女人渐渐担起了出外谋生、养家糊口的职责。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海女”。海女是指不使用呼吸器和其他潜水设备即可潜入海中进行海产品捕捞的女性。她们潜入海中时仅需最最简单的工具:蛙镜、可承受身体重量的泳圈或浮力球、收集捕获物用的网袋与采挖器具。在济州岛海边,尤其在早上,你都可能远远地发现她们的身影:黝黑的皮肤,长发盘在头顶,身穿黑色的紧身潜水衣,背着色彩鲜艳的背囊,在海上浮浮沉沉。

村子里随处可见这种采用灰黑色火山石雕刻的”石头爷爷“,”石头爷爷“俨然成为韩国济州岛的吉祥物,更成为韩国的形象大使。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济州岛,进行这项高要求高风险工作的海女们,年龄大多已经在60岁以上,年龄最大的甚至超过了90岁。

图片 19
听导游说,其实最初的”石头爷爷“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除了上面突出的帽檐外,其余部分都是光溜溜的,他的名字叫”阳根“,说白了就是一根男人的阳具,只因济州岛素有三多之称(风多、石头多、女人多),女人在济州岛里占有绝大多数,人们迷信家里缺少”阳气“,所以各家各户会在门前树一根”阳根“来增添阳气。”阳根“形象直到200多年前才被打破,因为当时一位从韩国本土派来的行政长官觉得”阳根“形象太粗俗,于是命令在”帽檐“下雕刻出人脸及手等部位,于是偏有了今日的”石头爷爷“。

     
 在世界范围内,这种不配戴潜水装备潜入海底捕捞海产品的文化已基本消失。

图片 20
“石头爷爷”其实就是济州岛的生殖崇拜,韩国的新婚夫妇多会选择济州岛做为蜜月之处,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来摸“石头爷爷”,祈求多子多福。而今抚摸“石头爷爷”更被赋予了新时代的含义:摸鼻子可以生儿子,摸肚子可以健康,摸帽子可以发财。万一想要生女儿,那就不用摸了…图片 21
济州岛是由亿年前火山喷发后形成的火山岛,岛上到处都是火山石,所以村里处处可见用火山石堆垒的石篱笆、石房子、石头堆…这些场景都完完全全的回复当初济州岛岛民的生活场景。
图片 22
古时的济州岛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男人在家中占有绝对的领导地位,
女性必须外出营生及操持家里的大小事务,而男性则呆家里养尊处优。而另一解释则是因为济州岛的男性出生比例本来就较少,同时济州岛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周边海域海盗横行,男性往往是海盗们掳掠的对象,出于对家中男性的保护,抛头露面的事就基本由家中的女性承担,海女的产生也正是由于当时的生存环境所迫。图片 23
房子附近都会出现圆形石块,它们不是普通的垫脚石,或装饰石,在它的下面都埋有海女们勤劳的成果。图片 24
房前屋后都摆放着这种密封坛子,据说里面盛放着待发酵的“五味子茶”,由当地的女性在将山上的“五味子”采摘下来,然后再用30%左右的蜂蜜混合腌制密封于泥罐中,三年后取出,就成了一种非常养生的保健食品。以前泥罐都是埋在地下,为了方便日后寻找及防止海盗掳掠,就在地面上放块易于辨认的圆形石头。

图片 25

跟中国一样,这里也在推销这种保健食品,每瓶折合人民币240元,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人,自然不为其各种神奇功效所动,后来在外面市面上购买,60元一瓶。

     
 济州岛尽管经历了那么多历史上的狂风暴雨,如今的济州岛依旧很好地保存和继承了古耽罗国独特的风俗习惯和方言文化,并始终以一种独善其身的姿态耸立在无边的汪洋之上。

图片 26
这里的屋子房顶都采用当地的芦苇杆铺设,然后用麻绳捆绑固定,家里都没有烟囱,只因担心炊烟引来坏人的注意。图片 27
济州岛男尊女卑的情况还反应在喝水上,男子可以喝泉水和井水,但女性就只能喝雨水,在树干上绑一团茅草,引雨水进入树底下放置的水缸中。图片 28
村子里的石磨不仅是女子劳作的地方,同时也是女子们吃饭的地方,那时候女子是不能上饭桌的,当给家中的男子做好饭菜,端上饭桌后,她们才能在石磨旁吃饭。图片 29

图片 30

女子虽然承包了家里的所有大小劳作,但男子可以吃香喝辣,当家里宰杀马匹时,男子吃马肉,而女子只能吃点内脏,按当时的法律,女子要是吃肉的话,是要坐牢的,因为一匹马可以换三个奴隶,女子的地位连马都不如。

图片 31

而女子要承担各种重体力劳动,为补充营养,就把男子食剩的马骨用火烤干后用石磨研成粉末来食用,这就是海女虽然高龄,也无论酷暑严寒,依然能够下海捕捞的原因,同时也是她们长寿的原因。

图片 32
日本人侵占原朝鲜时,对济州岛“海女”的耐力与寿命惊讶,曾经将即将下海的40多名“海女”抓去做人体试验,研究结果是“海女”骨密度高于正常人,与食用矮脚马骨粉有关。本来要将此马引进日本,没有成功,一直到目前,矮脚马骨粉半数以上都被日本进口,而济州岛的矮脚马也早被韩国列为国家保护动物。杀一匹矮脚马需要政府批文。图片 33
村子里的导游跟我们讲了那么多,无非也是为了告诉我们,“五味子茶”和“马骨粉”是好东西,想要健康,就不要怕花钱。
经验告诉我,在景区,无论如何都不要随便心动,商品没有独家销售这一说法。

不可否认,这两东西确实不错,负责我们房间打扫的酒店阿姨,年龄已超60,但行动灵敏,办事利落,看到这也说是好东西,她也在用。一天夜里打的回酒店,开车的司机既然是个戴老花镜的超龄大妈,确实也把我吓一跳,怀疑她是否偷开儿子的出租车。

图片 34
讲解员说,陶罐、箩筐是女子给家里背水用的,但男子要休妻,也用这个,只要把陶罐打崩一个缺口,然后背着在村里走一圈,休妻仪式就算完成。图片 35
用火山石围起来的“通西”。图片 36
济州岛特有的东西中尤为有名的是黑毛的土种猪,这里的土种猪营养丰富,肉味可口,十分有名,是韩国烤肉中的上品。图片 37
济州岛原住民的房子上的粘土是由马粪和泥土混合而成,马粪经风干氧化后,也就没有了原来的腥臊味。图片 38
所有原住民的房屋都是没有烟囱的,就因为担心炊烟吸引了坏人的注意。图片 39图片 40图片 41
牛岛位于济州岛东端,是一个岛中岛,需要乘船才能前往,因其形似一头卧牛伸着头,故得名牛岛,牛岛周长17公里,岛上原来没有沙滩,海滩上都是黑色的火山石,前几年为了迎合游客的需要,特地从其他地方拉来珊瑚砂,铺设了一条几百米长的小沙滩。

船一靠岸,就可以看见一座“牛岛海女抗日运动纪念碑”和几座海女雕像,我不清楚,为何碑体会采用汉字雕刻,而撰文采用韩文。但可以想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给亚洲人民带来的什么样的灾难。

随车的导游是个很可爱、很懂礼仪的金先生,但一提起日本,就有点咬牙切齿,说德国都愿意承认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给他国造成的伤害,反而日本至今仍然不愿意承认…

图片 42

岛上到处可见海女的雕像。

牛岛风光绚丽,空气清新,假如有时间,真可以在岛上好好的呆上几天。

图片 43
随车导游金先生说,左上角的房子就是海女们居住的地方,门前挂着她们下海的装备,今天假如不是因为风大浪急,是可以看见她们下海捕捞的场景。

图片 44
在牛岛人造沙滩旁,同样竖立着一座火山石雕成的海女雕像,她慈眉善目,似乎准备出海,又似乎是刚刚捕捞回来…图片 45
从另一个侧面看这尊海女雕像。图片 46
在韩国济州岛城山邑城山里的海边,矗立有一座由海底火山喷发出的火山灰而形成的山峰,称为城山日出峰。这里也成了海女们表演的场地,每天1:30和3:00,都会有海女们在这里出海为游客表演,顺便把捕捞刀的海产兜售给游客直接品尝(因为这里的海域没有污染,所以很多海产都可以直接生吃)。图片 47
城山日出峰,海女表演的港湾。图片 48
在济州市东门市场内,这个百分之九十以上由女性负责经营的地方,同样矗立着一座女性雕像。图片 49
宝健路,海女的形象雕塑竖立在街头。

几天下来,我感觉在传统市民中,“海女”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在济州岛,她们的影子无处不在。我们说“石头爷爷”是韩国的形象大使,但“海女”却是韩国心中的国宝,她们任劳任怨,无论寒暑,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下海捕捞,贴补家用,在商品经济发达的今天,她们的月收入有些可以达到3、4万美元,超过全民的平均收入,甚至超过大学教授的收入,海女成了全家人的经济支柱。虽然她们有着强健的体魄,能在潜进海里2-3分钟,最深可达20余米,但长期的深海捕捞,也给海女们的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为了维持如此强大的身体负荷,很多海女下海前都必须依靠药物来维系,同时海底各种不确定因素太多,据说每个月都会出现一、两单海女溺亡的事故,因此海女们都不愿让自己的子女继承这项工作。目前整个济州岛存在的海女不到500人,最小的年龄是50几岁,最大的90几岁,也许再过十几二十年,海女将永远成为韩国的历史。

或许我们要说“海女”的存在是社会中男尊女卑的产物,是人类文明中的疵点,但我们应该更多的看到韩国女性那种敢于担当,敢于奉献的精神,“海女”只是众多韩国女性中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