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不读书智力商数比不上猪betway体育手机版

这是在纽约地铁(NYC subways)么,我想说这是一个移动的地下图书馆。几乎每个人都手捧着一本书,不管是小孩、妇人、上班族、学生、大叔、老人、嘻哈族,不管旁边是否有人,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他们都在安静地阅读,Just lost in books. 想起艾略特写过的一句诗“你所在的地方也正是你所不在的地方”。文字背后的世界是丰富的,它的触端总是会延伸到你无法想像的地方。通过书本,我们突破了时空的局限,去经历无数的他者的百味人生。

而我们在坐公交坐地铁时,又在做些什么呢?若不是在睡觉,便是盯着手机,抑或发呆,大声地打电话,闲扯……比之下,是否有些省思?先看看他们在看些什么书吧,是闲书、娱乐杂志、畅销书,还是深涩难懂的哲理书?今天,你安静地阅读了么?

女孩靠着妈妈的胳膊,在看一本《地下墓室的木乃伊咒语》(《The Mummy, The Will And The Crypt》),妈妈带着旁边的弟弟在看《Ribsy》(一只叫“Ribsy”的小狗在迷路后的新生活)

她在读《新犹太人》(《THE NEW RABBI 》)

她在看《奇迹小子》(《WONDER BOYS 》)

他在看《50个经典哲学问题:我们是谁,我们如何思考,我们做什么;从50本重要书籍中获得的洞察力和灵感》(《 50 PSYCHOLOGY CLASSICS: WHO WE ARE, HOW WE THINK, WHAT WEDO; INSIGHT AND INSPIRATION FROM 50 KEY BOOKS 》)

他在看一本俄国小说《父亲的森林》(《ОТЕЦ-ЛЕС》)

他在看一本小说《你如何失去了她》(《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

她在看《生活中的爱与孤独》(《LIFE, LOVE & LONELINESS 》)

这位女孩走路时也舍不得放下的书是《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过去的故事》(《Northern Lights: The Stories of Minnesota’s Past》)

这位阿姨在看的是一本瑞文版的老版《星球大战》(《STAR WALL》THE OLD REPUBLIC: REVAN)

这位男子在看的是《2012年美国年度最佳散文集》(《THE BEST AMERICAN ESSAYS 2012》)

这位黄衣男子看得如此津津有味的是卡夫卡的《城堡》(《 THE CASTLE 》)

这位黄发男子看得如此认真的一本书竟是一本漫画书《一个傻瓜的联盟》,(《 A Confederacy of Dunces》)这是一本很优质的漫画书,被芝加哥太阳报称其是“漫画中的杰作”。

这位背着书包又挎包黑小哥看的是《我在伊朗长大》( 《PERSEPOLIS: THE STORY OF A CHILDHOOD》,PERSEPOLIS也可译成波斯波利亚,在伊朗境内,曾是波斯帝国的首都)

这位姑娘在看得如此入神的是《消逝的世界》(《THE GONE-AWAY WORLD》),一本科幻小说。

这位长着一小撮很可爱的胡须的大叔,看的书是《狗看见了什么:以及其他奇遇)(《WHAT THE DOG SAW: AND OTHER ADVENTURES》)这是美国《纽约客》杂志社的记者写的系列书的其中一本,曾登《纽约时报》畅销书 排行榜的第三名。作者希望向人们展示在他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即便对方只是一条狗。

左边戴着绿帽子的年轻男子看得是《暴行存档库》(《THE ATROCITY ARCHIVES》),右边那位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的男子在看《在小镇以及其他故事中的最美丽的女人》(《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Town & Other Stories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涉及到洛杉矶的酒吧文化。

这位戴着厚眼睛的爷爷在看的一本书是《轻松掌握德语》(《 MADE SIMPLE: LEARN TO SPEAK AND UNDERSTAND GERMAN QUICKLY EASILY 》),一本德语初学者的入门书。

这位看似是阿拉伯人的小姑娘在看《彩虹幽谷》(《绿山墙的安妮》系列童话故事中的第七本)RAINBOW VALLEY (ANNE OF GREEN GABLES, NO. 7)

这位男子看的是《来世的蓝图》(《BLUEPRINTS OF THE AFTERLIFE,” BY RYAN BOUDINOT》),一本科幻小说。

这位戴着灰色毛线帽的黑人小伙,看的是《二十一世纪非裔美籍人在美国的道德,政治,经济地位的蓝图》(《BLUEPRINT FOR BLACK POWER: A MOR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MPERATIVE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这本书出版于1998年。

戴着高筒帽的男子在读报,旁边这位男子在看的一本书是《一件按理说我永远不会再做第二次的趣事:文章和论点》(《A SUPPOSEDLY FUN THING I’LL NEVER DO AGAIN : ESSAYS AND ARGUMENTS 》)

这位男子正襟危坐,他在看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POLITICS》 BY ARISTOTLE )

这位黑帽红衣的黑小伙看的是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TROPICOF CANCER》BY HENRYMILLER)

这位酷酷的黑人男子在看的书是由企鹅出版社在08年出版的《不需要传统组织机构的组织力量,已经来到大家身边》(《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

这位“金毛狮王”先生埋头阅读的是一本艺术家史《从四世纪到二十世纪的艺术家》( 《ARTISTS ON ART: FROM THE XIV TO THE XX CENTURY》 BY ROBERT GOLDWATER )

这位“黑熊”小姐在看《飘在空中的露西》(《LUCYIN THE SKY》)

这位半张脸藏在书后的大姐看的是《圣经》(《HOLY BIBLE》)

这位塞着耳机的青年男子,看的是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 《THE SUN ALSO RISES》BY ERNEST HEMINGWAY)

她在看的是马塞尔·普鲁斯特的《斯旺之路》(《SWANN’S WAY》 BY MARCEL PROUST)

这位戴着深蓝色手套的女子看的是《左手的黑暗》(《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一本女性主义科幻小说。

戴帽子的卷发女孩在看卡夫卡的《变形记》(《THE METAMORPHOSIS AND OTHER STORIES》),旁边那位酷似中国人的女子则在通过手机阅读。